大山包上,馬糞烤的蛋蛋和糊糊

2018-12-14
核心提示: 高原上的人,總是看不出年紀。在這個棧道轉角處,地上扒拉了個土灶,堆著些塊狀的燃燒物,旁邊緊靠著些許雞蛋、土豆,口味重的還可以從一個娃哈哈八寶粥的瓶子里抹出點辣椒。

  

微信圖片_201801
微信圖片_201802

  大山包風景區已經封閉多時,所以人很少,山上偶有當地人擺攤設點,售的不是水之類,而是這里的主食:苦蕎麥、烤土豆和烤雞蛋。

  高原上的人,總是看不出年紀。在這個棧道轉角處,地上扒拉了個土灶,堆著些塊狀的燃燒物,旁邊緊靠著些許雞蛋、土豆,口味重的還可以從一個娃哈哈八寶粥的瓶子里抹出點辣椒。

  “買一個嘛?”

  “多少錢?”

  “雞蛋土豆都一塊錢”

  以為自己聽錯了,按照習慣思維,景區這種地方不應該是“天價”嗎?

  同伴還沒等我反應過來,買了幾個雞蛋和土豆。一個熱乎乎的土豆在手里打著滾,表皮被老人用硬物刮掉了烤糊的部分,露出焦黃,分不清是皮還是肉,正準備剝開,馬上被阻止了。

  “直接咬才夠味!”

  旁邊不知是誰說了一句,我一看其他人,似乎也是這么吃著,趕緊咬上一口,外脆內粉的,竟然如此的香。

  

微信圖片_201803

微信圖片_201804

  吃完土豆,風和雨就來了,云霧開始淹沒我們。

  遠處,一個小窩棚里,擠著十來個人,我們飛奔過去,一路竟然忘記了高反。

  棚子在懸崖棧道5米遠的平地上,懸崖下是牛欄江,金沙江的支流,位于2600米的谷底,從海拔3100米的大山包往下看,一眼看不到江。

  站在高處,腳下壁立千仞,恰如鬼斧神工之切割,令人驚嘆天地造物的神奇。

  山頂的氣候變幻莫測,一會云霧繚繞,一會天開放晴,騎馬的人兒時而在云霧里穿梭,時而在陽光下穿梭。

  在雨里一路狂奔,只想快點到窩棚里。雖是8月,風雨夾雜著寒意襲來。

  一邊奔走一邊在追問同行的人:剛剛是用什么烤的土豆?

微信圖片_201805

微信圖片_201806

微信圖片_201807

微信圖片_201808
同伴只是笑。

  總算靠近了窩棚,遠遠看到的十幾人,近看卻是密密麻麻。

  翻看相機,同伴指著一堆黑東西,說:“這馬糞下雨也能燒得起來喲!

  頓時,覺得空氣凝固了。

  難道剛剛吃進去的是馬糞烤的土豆嗎?

  “沒事,沒事,這個味道才正宗嘛!

  “好像也沒那么明顯嘛!

  話說這馬糞烤的土豆,如果不說的話,還是別有一番滋味的。

  說話間,一個四十來歲的婦女,已經嫻熟地用黃色粉狀物調制了一塊餅,在爐火中煎烤。一開始淡淡的黃,通過煤火的加工,開始變得焦黃,有點像家里的玉米餅。

  一問才知道是苦蕎麥餅,據說是大山包的主食。試了一塊,覺得天賜一般。吃慣了油膩,大自然的清新脫俗,讓胃口敞開了另外一扇門。

  

微信圖片_201809

微信圖片_201810

微信圖片_201811

微信圖片_201812

微信圖片_201812

  下山路遇幾個回民,發現這種苦蕎餅也是他們隨身主食。

  “這是好東西,你們這些城里來的,恐怕一輩子也難得吃到!

  誰說不是呢?

上一篇:昭通古城丨專注于你,就像在黑暗中注目年邁的父母

下一篇:沈力丨捧一捧泥土,在森林的最深處,種一個夢

日本成人在线免费观看